在求學時,為了改善家計,陳之麟沒有選擇美術系,而是就讀實用性的建築科,卻也養成了素描、造形的基礎訓練。工作後,陳之麟一直將藝術作為陶冶生活的興趣,時常去觀賞展覽,尤其是藍蔭鼎以及美國畫家荷馬(Winslow Homer)描繪鄉土寫實的作品,讓他深深體會「活在當下」的感動。

在年約30多歲時,陳之麟在一連觀賞了幾天泰國國寶級藝術家林耀的展覽後,與林耀交談甚歡,透過引薦,拜入嶺南派大師黃磊生門下,但由於當時陳之麟定居台中,須至黃磊生在台北的畫室上課,往返不便,於是黃磊生便推薦他在台中的師弟盧清遠指導陳之麟創作,真正啟蒙了陳之麟的創作,在他的畫室學習近三年後,又繼續與羅振賢、陳明顯等水墨名家學習,經過了多年的習畫,1999年開始於台中市立文化中心舉辦首次彩墨個展,此後創作發表不斷,直到2010年,家庭經濟穩定,他開始放下室內設計的工作,全心投入藝術創作。

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(股票代號8479)藝術總監謝佳伶表示,陳之麟的書法風格獨具,且內容為自行創作之詩詞,非常具有收藏價值,而他的畫作具有詩意,有的畫作還有搭配的詩詞創作,豐富了作品的內涵,值得反覆品味細讀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「虛空有盡,意無窮,即有人生,理當實踐!」陳之麟表示,在25歲時,他的三哥決定出家,因而觸使他開始研究佛學,從中參悟了許多生命的哲理,「行者」就是實踐的人,而藝術創作,就是陳之麟對人生美學的實踐方式,因此這次展覽,包含他多幅不曾發表的舊作,可說是他從1998年至2015年的創作大成,也是他革新東方美學的實踐。

「畫家不拿筆時,他在腦海裡寫詩。」陳之麟表示,雖然他多年來舉辦的都是書畫、彩墨個展,但實際上他的創作並不受限於媒材,往往是心有感悟後,以各種可應用的媒材來表現,可能是詩、書法,彩墨或油畫,近年來又開始進行雕塑。陳之麟認為,唯有同時將他的詩詞、書法、彩墨、雕塑等作品一起展出,才能完整表達他的創作理念,這次的展覽,就是他這些年一路走來,透過藝術創作,表現出對生命實踐的體悟。

東門美術館:生命的行者

陳之麟早年承襲了嶺南畫派折衷中西技法的觀念,卻更進一步跳脫媒材的限制,雖其色彩布局,來自虛實、留白、撞彩、潑墨等水墨技法觀念的運用,但卻不受用筆、皴法的觀念拘束,在油畫布上,可說見其飛白,卻非筆;見其黑,卻非墨。陳之麟表示:「我的繪畫創作,就像在寫詩,從古詩寫到新詩都有,只要意境夠美,就可以拿掉格律。」由此可以看出陳之麟自由開闢的創作觀。

(記者黃秀麗綜合報導)集詩詞創作、書法、彩墨、油畫、雕塑於一身的藝術家陳之麟,於9月12至台南東門美術館舉辦「生命的行者」創作展,與觀眾分享他對生命哲思的體悟,這亦是他首次正式在藝廊展售作品,希望藏家可以透過作品與他結緣。



房屋貸款企業貸款陳之麟的雕塑為近年新作,別出心裁,融合了書法的表現,蘊含他對佛理的領悟,如作品《耆闍崛山─心》,是他對釋迦牟尼佛的禮讚,因此正面看去,如文字「佛」,亦像顆心臟,中間鏤空,則提醒人時時要保持心性的空靈,雕塑的背面貸款則有如山水,為「虛」的概念,與正面結合起來,正是「虛實相生」。

陳之麟認為,現在進行式的東方藝術,決定了現代東方藝術風華的未來個人信貸。他期望能夠為中國傳統美術形式進行變革,將中國的美學,導入當代社會的審美習慣,讓更多人可以感受到他所欲傳達的藝術之美。

東門美術館館長卓來成讚許道,陳之麟有中國古代書畫家之風,兼具現代藝術美感,善長詩、書、畫三種不同領域型態的創作,即使是雕塑也充滿了書法美感,使作品「詩中有畫、畫中有詩」,帶有濃厚的東方哲思。

觀賞陳之麟的作品,往往可看到飛瀑、怒濤的山水意象,在大筆飛白的刷塗下,點綴繽紛的花雨,讓人感受到東方水墨美學的寫意浪漫情調,有的作品則表現出雄渾豪壯之美,又或有時光流逝之嘆,耐人尋味。

展覽時間:2015.9.12─10.4

展覽地點: 台南東負債整合門美術館(台南市中西區府前路一段203號)

圖說:陳之麟與油畫作品《畫盡月落東窗紅》合影

陳之麟1965年出生於嘉義民雄,建築科畢業,從事室內設計工作達20餘年,走上藝術之路,可說是家學淵源。陳之麟的父親練得一手好書法,他自幼便跟父親臨案習王羲之的字帖,接受中國古文詩詞文學的洗禮,成了他日後藝術創作的文化底蘊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東門美術館-生命的行者-陳之麟創作個展-021123684.html

EC506BFC467AA9AA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創 青創

l99jn7jr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